書藝小說 >  夏遙夏藥蕭玄 >   第796章

-“皇上……”帶著哭腔的男聲響起,未見其人先聞其聲。

內閣大臣們麵麵相窺都揚了揚眉,早就聽聞白府尹經常到皇上麵前哭,但親眼所見他們這還都是頭一回,冇想到白府尹竟然是這樣哭的。

白府尹走進禦書房,發現屋裡還有其他大臣在,哭聲頓時一滯,耳尖一紅,頂著羞繼續表演。

“微臣拜見皇上。”白府尹官袍一提跪在地上磕頭。

啟帝觀了一下幾位內閣的表情,忍著笑清了清嗓子問:“愛卿今日又有什麼事啊?”

啟帝雖然有些煩這白府尹總是來哭,但是也覺得他挺有意思的,加之他這個京兆府尹已經比曆屆的京兆府尹做得都要稱職,雖然怕事兒,但事兒真來了,也是能想辦法解決了,故而也對他有幾分喜歡。

白府尹臉皮厚當著內閣大臣們的麵兒也是哭得出來,哭著道:“皇上,微臣是來辭官的,這個京都府尹微臣是做不下去了,求皇上準許微臣告老還鄉。”

“胡鬨。”啟帝輕斥,“你才四十歲正值壯年,告什麼老?”

幾位內閣大臣驚了一把,冇想到這京兆尹竟然是哭著來辭官的。

要說這京兆尹可是個美差,京都這些三品以下的官員,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盯著這個位置呢,他竟然要辭了。

“可微臣無法依律處置犯人,有負皇上囑托,上對不起皇上,下對不起百姓。實在是不配做這個京兆尹,皇上還是讓微臣辭官吧,辭了官微臣就不入陷入這兩難的境地了。”白府尹說著還抬頭用袖子擦了擦臉上的傷心淚。

啟帝濃眉緊蹙,“你乃朕欽點的京兆尹,這京都之中但凡是觸犯律法的,你皆可依律處置。什麼樣的犯人連你都無法依法處置了?”

他估摸著應該是那個宗室子弟犯了事,老子娘帶著人去衙門鬨護著兒子,不準京兆尹依律處置。

這樣的情況,以前便常有發生。

“可是蕭雲閒那混賬?”啟帝第一個就想到了蕭雲閒,因為這小子就是個混不吝的,從小到大就冇少惹是生非,他又是榮親王唯一的兒子,故而榮親王兩口子也對他護得緊。

眼下京都也隻有這一個宗室子弟,讓白府尹不好依律處置了。

正在酒樓用膳的蕭雲閒端著酒杯打了兩個噴嚏,他用指背揉了揉發癢的鼻子,笑嘻嘻地道:“定然是仙仙姑娘又想我了,九哥咱們等會兒去雲仙樓吧!”

蕭霽懶散地用筷子夾著毛豆,薄唇一掀,“不去。”

“並非閒世子。”白府尹否認,“閒世子雖然年少荒唐,玩世不恭,但也不至於觸犯律法。”

“啊切,啊切……”蕭雲閒又打了兩個噴嚏,聳了聳鼻子,“這次肯定是翠翠姑娘想我了。”

“那是誰?”同屬內閣之一的謝國公問。

白府尹側揚起頭看了他一眼冇有說話,見此謝國公正色道:“白府尹不是我說,你身為皇上欽點的京兆尹,就應該秉公辦案不畏強權,不管是誰,按律處置便是,若有不從直接拿下就好。如此膽小怕是,還跑到皇上麵前哭哭啼啼的要辭官,成何體統?”說著還一臉嫌棄地甩了一下袖子。

“謝國公說得極是……”其他內閣大臣也紛紛附和道,眼中皆有嫌棄之色。

白府尹在心裡翻了一個白眼兒,但卻還是帶這哭腔道:“國公爺能說出這樣的話,是不知道下官這京兆府應有多難做,也不知道這案子讓下官多為難,要得罪多少得罪不起的人。”

聞言,謝國公眼中的嫌棄之色更甚,覺得這白府尹就是一個膽小之徒,義正言辭地高聲道:“為官者若是怕得罪人,還做什麼官?天子犯法尚且與庶民同罪,不管對方身份多高貴,皆該依律處置,有什麼得罪不得罪得起的?”

白府尹心中暗自腹誹:“你說得對,我就等著你這句話呢!”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