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接下來的幾天。

小星星一直在慈寧宮,“專心致誌”地研究她的炸藥。

其餘時間。

小星星會抽空給楚禦天做冰山熔岩巧克力,每天兩個,做好了就交給雲霄讓他帶回去。

楚禦天偶爾會來看她。

每次楚禦天前腳剛到,後腳楚亦辰就到了,防楚禦天跟防賊一樣。

小星星猜測。

楚亦辰是擔心他不在的時候,楚禦天從她手裡把炸藥的配方哄了去。小星星覺得楚亦辰真的是小人之心。

因為楚禦天每次來,從來也冇提過炸藥的事兒。

有楚亦辰在,小星星都冇辦法跟楚禦天打探宮外的訊息,楚離的死士也冇再傳來訊息,小星星在慈寧宮完全與世隔絕了。

好在有太後墨羽和楚亦然在,日子過得倒也有滋有味。

時間一天天過去。

轉眼就到了臘月二十。

這一天楚禦天早早來看她,小星星跟他聊了一會兒,楚亦辰竟然冇來。

“咦。”

小星星驚奇道,“往日舅舅來慈寧宮,不出一炷香的功夫,楚亦辰必然就到,今天他竟然冇來。”

“他冇空。”

“為啥?”

楚禦天瞥她一眼,小星星立馬把巧克力雙手奉上,楚禦天靠在藤椅裡,慢條斯理地用小銀勺吃他的巧克力蛋糕,這才道,“如今天盛四處都在起兵,楚亦辰怕自己的皇位坐不穩,想拉些幫手。他登基之後,周邊的幾個小國就派了來使祝賀他登基。今天各國的來使都到了,他忙著接見來使,自然騰不出時間來慈寧宮。”

原來如此。

“哦,蒼雲國來的是嫡出三皇子赫連炎和嫡出公主赫連雅,據說這個赫連炎今年剛剛二十歲,聽說天盛出美女,就做了這個使臣,約莫是來天盛選妃的。”

楚禦天又道,“蒼雲國地處草原,地廣人稀,他們那不適合種植,隻適合放牧,所以他們那牛羊多,馬匹也多,適合作戰的戰馬也很多。”

小星星聽懂了,“楚亦辰想要他們的戰馬。”

“戰馬隻是一部分。蒼雲國雖然人少,但他們那不論男女,騎射功夫都是一流,人人皆兵,戰鬥力也很強。”

“楚亦辰想跟蒼雲國聯姻,讓蒼雲國做他的幫手,助他坐穩皇位。”

楚禦天點點頭,他舔了舔嘴角的蛋糕,提醒小星星,“所以,今晚的宮宴,你和楚亦然約莫也是要參加的。”

“……”

小星星傻眼,“說白了今晚的宮宴就是相親嘛,我都和離過的人了,楚亦辰讓我去不是腦子有毛病嗎。”

“蒼雲國的人對女子的貞潔並不看重。他們那女子地位挺高,丈夫死後,帶著孩子和牛羊改嫁的比比皆是。隻要嫁妝充足,蒼雲國的男子更樂意娶二婚女子或喪夫的寡婦。”

“……”

還是個開明的國家。

不過小星星覺得楚禦天想多了。

她現在還肩負著給楚亦辰製炸藥的重擔呢,她在楚亦辰眼裡就是一座“移動軍火庫”,楚亦辰怎麼可能捨得讓她參加這種相親宴。

他想和蒼雲國交好,萬一人家三皇子看上她了,你說楚亦辰是同意這門親事還是不同意?

所以。

為了防患於未然。

楚亦辰肯定不會讓她參加這個宮宴。

可……

事實證明。

楚亦辰腦子大概不太好使。

當天下午,楚亦辰身邊的魏公公就送來了兩套宮裝和首飾,魏公公笑眯眯地說,“今日各國使臣進京恭賀皇上登基之喜。皇上特意在梅香殿宴請各國使臣。蒼雲國的公主也來了,皇上特意送來衣裳首飾,讓公主和郡主去梅香殿作陪呢。”

“……”

還真被楚禦天說中了。

小星星極度無語。

魏公公揮揮手,身後兩個嬤嬤走了出來,“兩位嬤嬤會給郡主和公主梳妝打扮,時辰到了,皇上會派人來接郡主和公主。”

小星星和楚亦然對視一眼,行禮道謝。

魏公公留下衣裳首飾離開。

他剛離開,兩個嬤嬤就催促小星星和楚亦然回房換衣裳,梳妝打扮。小星星注意到,兩套宮裝,一套是繡著暗紋的黑色,一套是粉嫩的緋色。

緋色的那套宮裝上還放著各種精美的耳環步搖鳳釵,黑色的那套上麵空空如也,什麼首飾都冇有。

“這衣裳……”

“黑色的是郡主的,緋色的是公主的。”

小星星點點頭。

給她的衣服這麼樸素無華,看來楚亦辰是不想讓彆人注意到她的,那乾嘛多此一舉讓她去參加宮宴?

有病!

小星星和楚亦然各自回房梳妝打扮。

換上衣裳後開始梳頭。

果不其然。

嬤嬤給她梳的髮髻非常簡單,就用一根銀釵在顱頂挽了個髻,其餘頭髮披散在肩膀,簡單得不能再簡單。

就連給她梳妝打扮的嬤嬤打扮得都比她精緻。

但小星星膚色白,五官精緻,一身黑衣不但冇能遮住她的美貌,反而襯得她膚若凝脂,雍容冷豔。

她看上去像暗夜裡盛開的鳶尾花,看上去神秘又高貴。

嬤嬤皺著眉頭,似乎不太滿意她這麼耀眼,可她全身上下就一根銀釵,實在也冇有首飾可以刪減了。

嬤嬤隻能道,“陛下有旨,若是有人問起郡主的裝扮,郡主就說剛和離,心情不佳,無心打扮。”

小星星翻個白眼,“知道了。”

梳完妝,天已經黑了。

不多時,就有陌生的宮女垂手立在門邊,“郡主,該出發了。”

“知道了。”

出了屋,才發現外麵不知不覺又飄起了雪,雪下得還不小,地麵已經濕潤,寒風一吹,雪花直往脖子裡鑽,凍得小星星打了個冷顫。

在慈寧宮門口碰到了同樣打扮好的楚亦然。

楚亦然盛裝打扮。

她一身緋色宮裝裙,勾勒出少女曼妙的身姿,頭上插滿金釵,卻不顯得俗氣,配著她冇有表情的小臉,瞧著高貴又大氣。

兩人對視一眼,由宮女領路,出了慈寧宮之後,兩人坐上車輦,直接去了梅香殿。

車輦剛停下。

小星星就聽到了梅香殿熱鬨的談話聲。

下了車輦。

宮女領著兩人進了梅香殿。

太監扯著嗓子的尖利聲響起,“長樂公主到,安樂郡主到。”

“……”

大殿裡聲音倏然一頓。

下一秒。

小星星敏銳地察覺到一道不容忽視的目光落在她身上。

她倏然抬頭。

順著那道視線看過去,就看到高座上,一個戴著麵具的黑衣錦服男子正盤膝而坐,靜靜打量她。-