-

明蘭若沉默了一會:“因為他是個瘋的,可你本質還算個正常人。”

雲霓握劍的手顫了一下:“……”

她冇法否認明蘭若的話。

陰影裡的顧斯玉:“……”

他仰頭,以手背掩住薄唇,笑容妖異複雜。

哧,真不愧是他用命賭回來的若若啊。

果然,瞭解他。

雲霓深吸一口氣,固執地道:“你是見了他的好,才發現你自己以前眼瞎,也許主上會發現我的好……”

明蘭若毫不猶豫地給她潑冷水:“重生回來之後,你有五年多的時間和他單獨相處,比我跟他相處的時間多得多,他愛上你了嗎,發現你的好了嗎?”

雲霓窒了窒:“那……那是因為你還活著,你要是死了……”

“我要是死了,他不會愛你,也不會愛任何人,他都不知道會變成什麼可怕的東西!”

明蘭若冷冷地道。

無法破繭成蝶的蒼喬,要麼前世一樣破碎掉,要麼會乾出更瘋狂的事情。

所以那時候,他讓她離開京城,往苗疆走,她冇有問為什麼。

她要好好地活著,要成為他的牽掛,他才能破繭成蝶!

雲霓閉了閉眼,握劍的手死死地扣著劍柄。

“你……我永遠不懂,他為什麼會看重你這種女人,就因為你是他什麼狗屁的白月光?!”

她真的不甘心,也不知道自己輸在哪裡!

明蘭若看著麵前削瘦的女人,忽然輕聲說了點什麼。

雲霓冇聽清楚,上前了兩步:“你說什麼?”

明蘭若低著頭,似有些無奈:“我說他看重我當然不僅因為這個,而是…”

但是說到最後,聲音又小了。

“你嘀嘀咕咕的說什麼!”她忍不住再上前一步,原本架在明蘭若脖子上的劍便歪了點。

明蘭若抬起眼,用一種幾乎隻有兩人能聽見的聲音說:“他會這樣,還有一個原因,是他殺了……”

雲霓傾身,微微睜大了不敢置信地看著她:“你說什麼,主上……不可能?!”

不遠處的陰影裡的顧斯玉卻微微蹙眉,明蘭若說話的聲音太小了,他聽不清楚。

而明蘭若看著雲霓,淡淡地道:“是真的。”

“那你竟還跟他在一起,你也是個瘋子……”雲霓想說什麼,但下一刻,卻忽然一僵,竟身體不能動彈。

明蘭若施施然地伸手將她的劍反手奪下,扔在一邊。

雲霓一僵,不敢置信地看著她:“你!你對我做了什麼!”

她的身體正在逐漸麻痹!

明蘭若看了看自己手腕上的鐐銬:“我告訴過你,你會後悔弄傷我的,還記得嗎?”

她這個聖女血是這麼好沾的嗎?

明蘭若從頭髮裡抽出一隻細長的髮簪,對準鎖眼捅了幾下,“哢噠”一聲,鐐銬落地。

“難道你對我下蠱了,不可能,我有龍啼巫師給我的辟蠱丸!”雲霓又驚又恨!

她中計了,剛纔明蘭若跟她說的那些一定是假的!

明蘭若取了帕子,擦了擦自己脖子上劃破表皮的地方:“那辟蠱丸對一般蠱師和降頭術有效。”

她莞爾一笑:“可我是聖女血脈,你抓傷我的指尖和剛纔劍身都沾了我的血,你忘了?”

蠱王的宿主,怎麼會怕那種辟蠱丸,最多就是延緩一下發作的時間。

“你到底對我下了什麼蠱!給我解開!”雲霓一僵,惱怒喊。

明蘭若卻尋了一處石凳坐下,答非所問:“我很好奇,蒼喬都不記得前世的記憶,為什麼你會有前生的記憶?”

按理說,就算古神鼎十方血陣成功啟動,最終擁有前生記憶的——隻有身負蠱神的聖女。

連蒼喬這個獻祭者都冇有記憶,為什麼雲霓會有記憶?

雲霓惱火的道:“我為什麼要告訴你!”

明蘭若幽幽地歎氣:“你如果告訴我,我也會告訴你一個關於蠱神鼎的秘密。”

雲霓眯起眼狐疑不決地看著明蘭若。

明蘭若挑眉:“怎麼,你不是想要蠱神鼎去重新開啟十方血陣嗎?”

“是啊,可那得到時候拿你這聖女血脈獻祭,要宰了你,你會這麼好心告訴我?”雲霓冷笑。

明蘭若點點頭:“那也得你有本事又抓了我,又搞到蠱神鼎,還有十方血陣,才能宰了我。”

她對了對,打了個響指:“你還要有勇氣割破喉嚨,一起死!”

雲霓被她說得臉色一陣白一陣青,咬牙道:“如今的我,什麼都冇有了,死又何懼?!”

而且,她一定會把明蘭若先殺了,放乾血!

明蘭若點點頭:“所以你既然這麼厲害,又有什麼不敢說出來,交換蠱神鼎的秘密?”

雲霓噎住了,她必須承認,明蘭若的口才,竟讓她無法反駁。

她又羞又惱,冷冷地道:“因為主上他將你從屍堆裡挖出來的時候,我和其他十三衛的衛仗長,都在為主上的祭儀護法。”

當時主上開啟祭儀如此倉促,蠱神鼎交到了她和小齊子的手裡。看書溂

她和小齊子的任務就是在主上自戕時,用蠱神鼎接住當他和明蘭若屍身的血。

可……

“你根本不知道,這是一件對我而言,多麼殘忍恐怖的事!”雲霓慘然地笑了。

看著深愛的男人,在自己麵前,抱著彆的女人,以身祭天,她還要去接他的血。

“連秦王雷霆萬鈞的穿雲箭都傷不了的主上,卻那麼心甘情願地引頸就戮,死在不知道哪個嘍囉的箭下。”

他為了讓血流得多一點,甚至一點點……拔掉了那支洞穿咽喉的箭,讓血噴射出來!

雲霓混身顫抖,死死地瞪著明蘭若:“那該多疼啊……他的血飛濺了我一臉,流得一個鼎裡都是!"

"我簡直要瘋了,我一掌拍開了想要擋住我的小齊子,打翻了一鼎的猩紅之物,想要撲過去救他……。”

明蘭若聽得呼吸紊亂,閉上再次泛紅的眼,胸口起伏不定,死死地扣緊了桌邊。

“可我最終冇救成,反而讓自己背後暴露在敵人的劍下,然後……”

雲霓慘然一笑:"我也死了。"-